Mr Guan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Mr Guan

无论是长相身材嗓音肤色,方方面面都让我第一次见面时以为你比我年长,后来了解到家有千金、外有事业等等一系列现状,甚至手里持有房产证、驾驶证、结婚证、教练证、教师从业资格证等一系列事实,都加深了我这种认识 ...

0 Share00

Mr Guan

无论是长相身材嗓音肤色,方方面面都让我第一次见面时以为你比我年长,后来了解到家有千金、外有事业等等一系列现状,甚至手里持有房产证、驾驶证、结婚证、教练证、教师从业资格证等一系列事实,都加深了我这种认识。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比我小一岁!聊天儿时乐于长时间捧哏,有了事儿一个电话就从百里之外赶回来,我只能说:哥你太有正事儿了!

 Miss Huang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Miss Huang

六楼的写字间里,我和你的工位挨着。一直对从事同样工作的女生暗中佩服,某天发现你除了眼镜还戴着另外一种辅助设备,更是钦佩得不得了。每天火爆地把新来的憨小弟驯得唯唯诺诺服服帖帖,转身又和比他还小的我,像同 ...

0 Share00

Miss Huang

六楼的写字间里,我和你的工位挨着。一直对从事同样工作的女生暗中佩服,某天发现你除了眼镜还戴着另外一种辅助设备,更是钦佩得不得了。每天火爆地把新来的憨小弟驯得唯唯诺诺服服帖帖,转身又和比他还小的我,像同龄人一样聊着天儿。从眼神就看出心地很善良,所以也不奇怪有人珍惜你,修成正果,平安卸货。恭喜。

 Mr Liu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Mr Liu

高一时候你管我叫的称谓,总让人听起来肉麻菊紧,因为我从来都只是从女生之间的对话中听到过,这个称谓是:桌儿。有一天课间,你神秘兮兮的问我,觉得前座的一个和你同姓的妹子人怎么样。没记错的话,后来你俩成了桌 ...

0 Share00

Mr Liu

高一时候你管我叫的称谓,总让人听起来肉麻菊紧,因为我从来都只是从女生之间的对话中听到过,这个称谓是:桌儿。有一天课间,你神秘兮兮的问我,觉得前座的一个和你同姓的妹子人怎么样。没记错的话,后来你俩成了桌儿。两个人分别是大熊猫和小白兔的体格子,让人想不到会坐到一起,走到一起。十年来联系不多,更没想到的是,去年你娶了她,没去成婚礼深感遗憾,祝福二位!

 Miss Yang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Miss Yang

刚认识时注意到你玩的都是男人喜欢的东西,后来发现常有可爱的一面。还记得那次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们仍未逝去的青春。落日,江桥,青草地,蝌蚪池,掉毛的孔雀笼子,腐坏的木桥板子。四人同行,两两各是老友, ...

0 Share00

Miss Yang

刚认识时注意到你玩的都是男人喜欢的东西,后来发现常有可爱的一面。还记得那次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们仍未逝去的青春。落日,江桥,青草地,蝌蚪池,掉毛的孔雀笼子,腐坏的木桥板子。四人同行,两两各是老友,你和你朋友的名字读起来就像是《西游记》里的奔波儿霸和霸波儿奔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一窝妖怪。执拗的过了公路桥,坐在饭店里聊天,才发现你们的经历身份志趣,和表面给人的 ...

 Miss Lee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Miss Lee

你进了厨房一看,饭菜一个没好,心中顿起无名火,怒气槽瞬间满格,马上变身厨神。我在旁边立马感受到这是要放出大招的节奏,让锅、让菜板、让菜刀;在聚餐即将晚点之际力挽狂澜,最后还创造性的来了一锅大杂烩。这么 ...

0 Share00

Miss Lee

你进了厨房一看,饭菜一个没好,心中顿起无名火,怒气槽瞬间满格,马上变身厨神。我在旁边立马感受到这是要放出大招的节奏,让锅、让菜板、让菜刀;在聚餐即将晚点之际力挽狂澜,最后还创造性的来了一锅大杂烩。这么一位厨娘某次竟然哭了,看来你有一颗还需经历锻炼的年轻的心,祝你精神健康!

 Miss Su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Miss Su

在书店碰了面,顶着下午毒辣的太阳,行军蚁一般组团觅食的蚊虫,一路看了民艺美食油画雕刻,一脸幸福略显疲惫的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妇,气定神闲的钓鱼的青年人,堤坝斜坡边上满眼的小红花,人工围起的池塘,搁浅的大河 ...

0 Share00

Miss Su

在书店碰了面,顶着下午毒辣的太阳,行军蚁一般组团觅食的蚊虫,一路看了民艺美食油画雕刻,一脸幸福略显疲惫的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妇,气定神闲的钓鱼的青年人,堤坝斜坡边上满眼的小红花,人工围起的池塘,搁浅的大河蚌,浅水下细腻出奇的淤泥,颜色诡异的被污染的河湾,像积木一样结构的桥梁,被废弃的地下过道......一路聊起来,职业生涯,迁居史......你说以为那种花只在西 ...

The End of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