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第四公寓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别了,第四公寓

大学开学的时候还没有想到公寓里竟然是八人一屋。这也就算了,最让人气愤的是连个网线也没有,据传言女寝还有个固定电话呢。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就靠开学时候被学校以高价强卖给我们的收音机来与外部联系,这种情况 ...

0 Share00

别了,第四公寓

大学开学的时候还没有想到公寓里竟然是八人一屋。这也就算了,最让人气愤的是连个网线也没有,据传言女寝还有个固定电话呢。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就靠开学时候被学校以高价强卖给我们的收音机来与外部联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们摸清了附近的所有网吧的位置之后。 经历了一番恶心事儿之后,终于搬离了学生公寓。在此缅怀一下。 刚认识的时候各位室友还个个都装文明人,时 ...

 满城尽带准考证 thumbnail is missing, this is a default image

满城尽带准考证

这个学期刚来的时候以为会很Happy。但事实是:除了我们,所有人都很Happy。 软件工程的挂科率直逼50%。我等人士更是战况惨烈,浑身挂彩。在记录班级成绩的Excel表里,通红的数字连成一片, ...

0 Share01

满城尽带准考证

这个学期刚来的时候以为会很Happy。但事实是:除了我们,所有人都很Happy。 软件工程的挂科率直逼50%。我等人士更是战况惨烈,浑身挂彩。在记录班级成绩的Excel表里,通红的数字连成一片,大有血染山河般壮观之势。 在年级大会上,可爱的辅导员同志以慈祥的语调向我们讲述了以上事实。并在我们沉浸于悲痛的时机,宣读了学校的口谕:连续两学期挂科超过6 ...

The End of the Story